1. 首页
  2. 名家说石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石非石·中国艺术生活展”参展的48方奇石精品,以当代赏石为主,其中有一方灵璧古石,鹤立鸡群,别有来历。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灵璧古石”三幽洞“(杜海鸥藏)

这方古石,曾经上拍于香港佳士得2008年秋季拍卖会“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估价达180—250万港元,结果流标,后来辗转归沪上古石藏家杜海鸥所得。原来图录上注明为“明-清 黑太湖石配红木座 ”,其实是一个误读。这方古石是灵璧石无疑。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石非石现场图

这方古石原装有日本杉木箱,外面有“三幽洞”题书,落款为“癸酉七月,雨山甲题”。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灵璧古石日本原包装木盒

所谓“三幽洞”,是因为石头上有三个洞,幽深曲折,错落有致。“幽洞”一词,在唐诗中偶有所见,如李白《姑孰十咏》(姑孰在太平州当涂县境)组诗中有“灵墟山”,其中有“松萝蔽幽洞,桃杏深隐处”之句。但是,这方古石的“幽洞”,大多有修治痕迹。其实不但是孔洞,包括石头的外形轮廓,也有修治过的痕迹,这在古代赏石中也是司空见惯的。虽然有修治的痕迹,但经过数百年的玩赏,已经基本泯然不见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方古石包浆极好,黝然如漆,反光可鉴,俗称玻璃包浆。从底座工艺特征来看,大致可以看到清中期,也就是有约二百多年的历史了。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灵璧古石底座局部

这方古石的铭文之多、名头之大,在古石中也是极为罕见的。正面几乎刻满了铭题,共有五位名家题款,右上方为宋代米芾“浑沦元气。宣和元年春三月。襄阳米芾”,上部为清代高凤翰刻铭,右下部为明代王铎刻铭,左中部为明代文彭刻铭,左下部为清代阮元刻铭。按宣和元年是1119年,米芾已经去世十二年,故此绝非米芾手题,应该是后人仰慕寄托之款,所以故意留此“破绽”而已。其他名家题款大体也是属于这类,没有年款,无法细考。唯有阮元,落款为“时在癸卯年清和月,藏于万柳读书堂之南窗。颐性老人阮元记。”万柳堂位于扬州公道镇,是阮元退休归家之后所建,癸卯年或为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其时阮元已经79岁了。这与这方古石底座的年纪大致接近。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灵璧古石米芾、高凤翰款刻铭

需要指出的是,寄托与作伪不同。就像是清代康熙青花瓷,常见有“大明成化年制”等款识,这是一种仰慕和寄托行为,它的器型、画意等还是反映了康熙时期的特征;作伪则是刻意模仿当事人的作品或是笔迹,让人真赝难辨,以售其奸。至少在清代中期,好古之风十分流行,寄托名家刻款也是一时风气。到了晚清时期,古石作伪添款现象比较多见,以至真赝难辨了。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长尾甲照像

雨山甲,即长尾甲,号雨山。长尾甲(1864—1942年)是日本著名的汉学家,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他的经历颇为传奇,早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任职于东京高等师范学校,1903年因为一起诉讼案件移居上海,受聘于商务印书馆编译室主任,参加中国小学教科书的编纂,在上海住了12年。在沪期间,他拜识了海派艺术巨匠吴昌硕,与其结为诗友,习画制印,并由此引荐加入西泠印社,成为其首届社员——这也是西泠印社为数极少的海外社员。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吴昌硕刻寿山石长尾甲自用印“石隐眼福”

1913年重阳节,西泠印社在杭州西湖孤山举行成立仪式及雅集活动,长尾甲随吴昌硕一起参与,他当时应社长吴昌硕之请,在孤山社址北面一口活泉的岩壁空白处,书题隶书“印泉”二字,至今尚存。1914年返回日本后,长尾甲在京都以讲学、著述及书画为生。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杭州西湖孤山一处岩壁“印泉”题书

长尾甲收藏宏富,其好友吴昌硕曾有“藏古满屋书满楼,侧身似欲随校雠”之诗句赠之。吴昌硕的作品,无疑是他最为留意和收藏最多的。如2015年北京保利十周年秋季拍卖会“江左风流·名家藏珍”专场,曾推出吴昌硕1906年作水墨纸本《墨梅册》(十开),上面有长尾甲1934年的题跋,成交价达862.5万元。又如,北京匡时2015年秋季拍卖会“近现代及当代书画专场”,曾经推出吴昌硕、长尾甲纸本“玉环真态”、行书七言诗立轴,吴昌硕1916年画牡丹艳丽厚实,光彩照人;长尾甲1919年另题行草七言诗一首,所谓“空见一枝浓艳态,无人玉笛倚霓裳。”两轴合一,也是两人友谊的象征。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吴昌硕、长尾甲“玉环真态、行书七言诗”立轴

长尾甲收藏的中国书画古玩,多配制考究的木盒(这在当时日本也是一种风气),并署题入藏农历纪年,这在东瀛也是很少见的。这方古石的盒装就是如此。曾经在有关拍卖图录上看到过他收藏的两方明代古墨,包装盒上分别落款为“丙辰”(1916)和“乙丑”(1925年)。他的斋名极多,有的与其收藏的中国古物不无关系,如“草圣堂”是因得藏唐代草圣张旭的真迹而名,“汉砖斋”是因得“长生未央”汉砖而题额。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长尾甲藏明代古墨

长尾甲应该也喜好奇石,曾经在日本关西美术2018年春季中国艺术品拍卖会图录上,看到他1923年作水墨绢本“一品三秀”立轴,画了一方瘦峭直立的奇石和两枝灵芝,其中咏题是:“欲隐商岩曲,高诵采芝诗。独抱幽贞志,丈人是我师。” 所谓“丈人”,指的正是奇石,源自米芾拜石的故事。此外,他的好友吴昌硕在长尾甲回国前,作《墨梅图》并题诗赠之,诗中有“奇石苍寒索我画,补其虚壁状其介,未许袍笏颠翁拜,颠翁不拜石点头”之句,可见长尾甲确实有米颠之好。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长尾甲水墨绢本“一品三秀”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清吴昌硕《墨梅册》(日本长尾家族旧藏)

这件灵璧古石“三幽洞”,包装木盒落款年份为癸酉,即1933年。在三十年代,中国的古石曾经大量流入东瀛。这就是一个明证。

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石非石|谈古说今之灵璧古石有故事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238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