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石界头条

岁末观展得云轩

第八届上海得云轩小品暨组合石邀请展,12月28日如期在沪太花鸟奇石市场得云轩雅石会所举行,来自韩国、马来西亚以及台湾地区以及内地的百余位石友莅会,共有157位石友共273组(件)作品参加了展示,安徽紫金石、江西潦河石产地的石友和青岛新石代艺术品组团参展,产生了金奖21件、银奖61件、优秀奖113件、创意奖1件、组合奖3件等奖项。与往年相比,年末各地的展会有所增加,分流了一部分石友,但此次得云轩小品展确实还是有不少精品力作呈现,组合的创意也新意迭出,令人过目不忘。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得云轩小品展获奖石友开幕剪彩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得云轩小品展开幕式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得云轩小品展一景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得云轩小品展场景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得云轩小品展之景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得云轩小品展《中国石谱》、《玩石指南》新书展示

关于小品暨组合石的创作,涉及到配座、组合、演示、命题等环节,环环相扣,马虎不得。有时候一个环节脱节或是不到位,往往会让人有遗憾之感。尤其是命题环节,如果说石头本身可以画龙不点睛的话,那么命题一定是要画龙点睛。这里试举两例分析之。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宣石“东坡抒怀”(金奖,老七藏)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宣石“东坡抒怀”背部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宣石“东坡抒怀”局部

如金奖作品宣石“东坡抒怀”,是黑白宣品种中难得的象形石,黑色的高冠宽袍,白色的脸部五官,俏色到位,确实是一位宋代士大夫的相貌。秦石轩的配座十分精心,一枝寒梅斜插直上,将人物做了解析,增加了变化,而且以梅花来象征着文人的凌寒高洁气节。不过,如果将这位士大夫解读为苏轼,似乎以梅花相配有点不切题,因为苏东坡虽然文采出众,但却没有写过让人耳熟能详的咏梅佳作,所谓“抒怀”就无从说起了——苏轼“抒怀”,应该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 赤壁怀古》)。苏东坡也有咏梅句,比较著名的是《和秦太虚梅花》诗,其中有句:“多情立马待黄昏,残雪消迟月出早。江头千树春欲闇,竹外一枝斜更好。”

我忽然想起了与苏东坡政见不同却惺惺相惜的宰相王安石,他写过一首“梅花”诗更为有名:“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虽然传世的佳作没有苏东坡多,但这首咏梅诗脍炙人口,真可谓“看似寻常最奇崛”(王安石诗句)。宋代另一位有咏梅佳作的诗人是林逋,又称和靖先生,《山园小梅》诗中“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之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不过,他是一位隐士,与这方宣石的特征似乎不符。

稍晚一些的南宋诗人陆游,曾官至礼部郎中。尤以诗的成就为最,自言“六十年间万首诗”,存世达九千三百余首。他一生酷爱梅花,写有大量咏梅佳作。如《梅花绝句》:“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最著名的,莫过于《卜算子·咏梅》,也是一首抒怀佳篇,被誉为咏梅词中的绝唱:“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可见,如果以(咏梅)抒怀作题,比起苏东坡,无论是王安石还是陆放翁,应该来得更为耳熟能详些,指向性也更高些。

值得一提的是,这方“东坡抒怀”的背面也有主题,呈现了一位古代淑女的形象。一石两看,极为难得。如果联想到陆游与表妹兼第一任妻子唐琬的爱情故事,当年陆游与已为人妻的唐琬在绍兴沈园邂逅,写下了千古绝唱《钗头凤》,多年以后唐琬和了一阕《钗头凤》。此石冥冥之中,让两人团聚一起,永不分离了。所以,如果命题为“放翁抒怀”,应该来得更真切一些。

如果说,上述“东坡抒怀”是一个有关命题贴切与否而引发的话题,那么,另外一方优秀奖作品戈壁石“飘逸”,是由命题的解读而引发出来的一番感慨。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戈壁石“飘逸”(优秀奖,郑文藏)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戈壁石“飘逸”(郑文藏)

戈壁石“飘逸”,貌似演绎简单,实质简约而不简单,因为它演绎了带有哲理的寓意:一片如同落叶的戈壁玛瑙,飘落于平静的湖面,静水微澜。形同树叶的石头,应该说比较多见,形成难度不算特别大——这也是评奖会吃亏的地方,在评奖的过程中我注意到,戈壁石与底板之间还有落榫相契,说明藏家确实是非常用心和费心。

所谓“飘逸”,晚唐诗人司空图作《二十四诗品》有此一说,列为第二十二品:“落落欲往,矫矫不群。缑山之鹤,华顶之云。高人画中,令色氤氲。御风蓬叶,泛彼无垠。如不可执,如将有闻。识者已领,期之愈分。”说的是仙人独来独往、飘然不群的意境。不过,我倒是联想到“飘零”一词,来自于李清照《一剪梅》中的佳句:“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所谓叶落知秋,一片树叶离开了枝干,在获得了自由的同时也失去了生命。也许,理想主义宁要自由,现实主义却求生命。自由还是生命,这是我们面对这片落叶时候的两难选择。这让我又联想到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最负盛名的作品《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又译作《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既是一部爱情故事,更是一部哲理小说,说的是生命中有太多事,看似轻如鸿毛,却让人难以承受。就像是一根鸡毛,虽然很轻,但你却很难凭借力气将它扔过高墙。生命由于缺乏绝对的意义,变得没有依凭与支撑,甚至不如随风飞舞的羽毛那样有确定的方向。

落叶“飘零”,让我们感受到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是带有哲理之思的成功演绎。多愁善感之中,我甚至感受到了一丝禅意。

俞莹:岁末观展得云轩
灵璧石组合《三山五岳》(银奖,石山界藏)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20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