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石迷首页
  2. 热点关注
  3. 拍卖

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

我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叶的时候全面复苏的。赏石以专题的形式进入拍卖市场,印象之中,最早是2003年中国嘉德秋拍会瓷器工艺品专场,由天津一位藏家提供的10方古石一并参拍,最终成交了6方,价格基本上都在估价的水平。最高价成交的是一方清·菊花石山子(24×9×32cm),估价70000-90000元,成交价77000元。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清中期青白石须弥座太湖石

而在一年前的2002年9月,纽约佳士得秋拍会中国古董工艺品专场推出了“泥留斋”赏石收藏专题(大多著录于丁文父著《中国古代赏石》一书),一共上拍五十余方古代赏石及其他艺术品,总成交额在30多万美元。其中一方高1.28米的清中期青白石须弥座太湖石立峰成交价4.5万美元,当时约合37万多元人民币,创造迄至当时的赏石拍卖纪录。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莲花座太湖石立峰

时过七年,2009年12月,嘉德四季第二十期拍卖会首次推出赏石专题,一方同样源自“泥留斋”藏家(《中国古代赏石》著录)的“莲花座太湖石立峰”,创出134.4万元人民币的高价。不过,这已经不是当时最高拍卖纪录了。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元·玉山璞·黑灵璧石

2008年4月,香港苏富比春拍会推出台湾著名藏家黄玄龙的赏石专场拍卖——“道法自然:翦淞阁重要赏石收藏”,这也是赏石作为拍卖专场的首次亮相。一方“元·玉山璞·黑灵璧石”,拍出了384.75万元的高价,创造了赏石拍卖纪录。这方石头原来出自上海藏家,品相稍差,因为背面有元代文人顾德辉(别名阿瑛)和清代画家王时敏的刻铭——其实古代赏石所谓名人的题刻未必当真,身价倍增,底座则非旧配。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宋·天柱峰英石

翦凇阁后来与曾与内地嘉德、保利等著名拍卖行合作,推出过一些文房专场拍卖,其中也偶见古代赏石。如北京保利2015春季拍卖会“沖淡自然——翦淞阁文房韵物志”,一方“宋·天柱峰英石”(连座高63cm),估价达300-500万元,这也是赏石拍卖估价最高的一方,最后成交价356万元。此方赏石源自日本有草堂收藏,石名“天柱峰”,大概来自南宋诗人范成大《天柱峰》诗,范成大在诗序中称:“天柱峰,英石也。一峰峭竖特起,有昂霄之意。”不过此方赏石与范成大有无关系,为何断代为宋,似乎证据不足。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灵璧石“墨玉通灵”

紧接着“道法自然:翦淞阁重要赏石收藏”的成功收官,杭州西泠印社2008年秋拍会首推“中国首届历代供石专场”,其中不少赏石都是《中华古奇石》一书(敝人为执行主编)著录过的,结果成交率达84.20%,但成交额仅共506万元。其中“标王”为封面的一方元至明的灵璧石“墨玉通灵”(名称还是敝人所取),出自上海藏家,其色黝黑如漆,浑无杂色,质胜于玉,变化莫测,自然稳底,极为少见,底座石座虽非原配,也是旧物移用,十分贴合,成交价为51.52万元。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宋至清祁连石“桥虹迭翠”

西泠印社“中国首届历代供石专场”拍卖之所以价格不高,主要原因还是缺乏名人效应。一方面赏石本身的出处“名头”不高,另一方面藏家的身份不彰。可作比较的是,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拍会推出“聚——当代文人艺术”专场,其中成交价最高的一方赏石,便是封面拍品宋至清·祁连石“桥虹迭翠”(石长12.2cm),估价100-150万港元,成交价达364万港元,成为了整个专场的“标王”。赏石原藏家水松石山房主人莫士撝,是一位英国犹太籍收藏家,也是一位中国通,对于中国古代文玩情有独钟,这方赏石还附有莫士撝的一幅描摹此石的水墨画(138×40cm)。此方赏石曾经在1986年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展示过,收录于《文玩萃珍》一书。不过,断代至早到宋,似乎也是依据不足。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清·汉白玉刻卷草纹石座连太湖石立峰

西泠印社虽然后来也不断有赏石专题内容推出,但因古代赏石资源稀缺征集难而规模缩减,所谓首届历代供石专场竟成为绝响。值得一提的是,西泠印社2014年秋拍会“中国历代庭园艺术·石雕专场”上,一方清·汉白玉刻卷草纹石座连太湖石立峰(高288cm),估价60-80万元,最后以494.5万元成交,打破了赏石拍卖纪录。此件太湖石造型奇特,周身孔洞自然,起伏之间独具魅力,苍古嶙峋,宛如一幅自然景致的国画,浓淡有度,浑然天成。

说起高价成交的赏石,人们往往聚焦于“古代四大名石”之类的造型石,图纹石往往被忽略不计。其实,真正创造拍卖纪录的却正是图纹石——云石屏。

关于古代赏石的分类,拍卖公司一般分为玉石类或古典家具类,造型石被归为玉石类,云石插屏则归为古典家具类。虽然在古典家具之中,云石屏数量不多,但市场表现大多不俗。

早在1996年9月,纽约佳士得秋拍会推出“中国古典家具专场”,系原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藏品,其中一座17世纪云石插屏式座屏风(高215cm,宽181cm),成交价达110万美元,当时约合913万元人民币。这个(赏石)纪录一直保持到现在。当然,其主要价值还在于黄花梨材质和精美工艺,以及体量的硕大无朋。

俞莹:那些拍卖天价成交的赏石清乾隆·紫檀嵌大理石大座屏

与此相似的是,中国嘉德2011年春拍会“读往会心——侣明室藏明式家具”推出的一座“明末清初·黄花梨嵌大理石屏风”(高184.4cm,宽95.2cm),尺寸比纽约佳士得的小一些,结果成交价为552万元。同样是中国嘉德,2013年秋拍会“紫瑞凝祥——留余斋紫檀家具藏珍”专场上,一座“清乾隆·紫檀嵌大理石大座屏”(高93cm,宽108cm),是紫檀嵌云石屏之中传世最宽大的桌屏,按其器型、工艺特征应为清宫陈设器物。结果成交价达897万元。

对照一下古代(古典)赏石,显然,当代赏石的拍卖价格差距还是非常悬殊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目前主流拍卖公司尚未整体介入当代赏石(精品)的拍卖行列,当代赏石(精品)也没有形成一个估值体系。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5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