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玩石技法

岁朝清供奇石伴

今年新春来得特别早,再过两周就是农历新正。正月的第一天为一岁之朝、一月之朝、一日之朝,故又称作三朝。岁朝之时,每家每户照例都要张罗一番,喜迎新春。其中,供置一些吉祥如意、祈福养眼的物品摆设,也是古已有之的传统,俗称岁朝清供。大概是从宋代以后,画家们开始将清供之物渲染成图,平添节日吉庆祥和气氛,祝福岁朝的到来,又称“岁朝清供图”。这在传统绘画题材中,是一个独特的题材,历代名家高手多有应景即兴之作。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现代褚德彝《岁朝清供图》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现代孔小瑜《岁朝清供》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现代孔小瑜《岁朝清供图》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现代孔宣《幽斋清品》

清供,又称清玩,包括金石、书画、文玩、盆景、花果等可供赏玩的物品,大都具有特定的寓意。国人一般将有关期盼含蓄地表现在某一种具体的事物中,尤其是人们向往的福、禄、寿、喜、财等等的祈求,通过象征、谐音、表号等方法,寓意于物品之中。这在明清两代尤为盛行,所谓图必有意,纹必吉祥。岁朝清供所反映的,其实就是一种吉祥祈福文化。所以“岁朝清供图”中的许多器物、玩好都有特定的象征(吉祥)意味,是一种形象化了的符号。比如,蝠和佛手表示“福”,鹿或香炉表示“禄”,松与蟠桃表示“寿”……。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明·孙克弘《芸窗清玩》图卷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晚清粉彩博古大盆(枕石斋藏)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文玩清供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文玩清供之一

实际上,岁朝清供与博古是一脉相通的。所谓博古,原来就是指集古代器玩(青铜器)之大成,源自宋徽宗敕撰、王黼编纂的《宣和博古图》一书。这与南宋时期复古风气盛行有关。到了明代中后期,复古之风再起,博古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凡对印拓或仿摹钟鼎等古器物的画称“博古画”,这在各种古代书画工艺品中频频可见,形成了一种流行的题材。最初寓有博古通今、尚古尊儒之意,到了后来更多地反映出吉祥纳福的意味。“岁朝清供图”和博古图的许多题材是相同或相通的,只不过“岁朝清供图”更多地强调祝福吉庆之意,更突出了时令节气和佳节气氛这个特点,才会出现爆竹、灯笼等节日特征的器物。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近代任薰《博古图》

其实,岁朝清供更多是一种以插花为主体的环境艺术,时令花果必不可少。岁末年初,时令花果无非是天竹、腊梅(梅花)、水仙、菖蒲、松柏、佛手、贡桔之类,一般取其颜色鲜丽者可悦目养眼。插花之瓶,也成为了聚焦点。早在明代中后期,一些鉴赏家如屠隆、高濂、文震亨等就阐述过瓶花的供置,鉴赏家张谦德著《瓶花谱》,专门论述了花瓶、瓶花及其插法;文学家袁宏道著有《瓶史》十二篇,沿其余绪,影响甚广。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岁朝清供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岁朝清供之一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岁朝清供之二(蒋公馆)

“岁朝清供图”最为常见的花瓶,虽然是作为插花之用,但其还寓有平安(瓶与平谐音)之意。由此还组合迭出,创意纷呈,如牡丹花插于瓶中,表示“富贵平安”;四时花卉分别插于瓶中,表示“四季平安”;一丛竹子插于瓶中,表示“竹报平安”;一枝笙、三枝戟插于瓶中,寓意“平升三级”……其中,梅瓶是最为常见的,其造型之优美程度堪称天下第一,这是一种小口、短颈、丰肩、厚底的瓶式,以口小只能容插梅枝而得名。其实在唐宋时期,这类瓶是作为储酒之器,都有瓶盖(传至后世大多遗缺),所以也是一种移用。当时及以后,花瓶成为厅堂案几最主要的摆饰,它在更多时候并非用于置花,而是清供;与之配合的往往是供石(包括云石插屏),两者左右对设,对比强烈,寓有平安长寿之意。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清乾隆紫檀嵌八宝葫芦挂屏(保利华谊拍品)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上海博物馆家具馆明代厅堂陈设

腊梅(梅花)是岁朝最为多见的插花,也是象征冬令新春的鲜花,包括“岁寒三友”“四君子”都有其身影。现代作家汪曾祺作有《岁朝清供》一文,其中提到:“曾见一幅旧画:一间茅屋,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内插梅花一枝,正要放到案上,‘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才是‘岁朝清供’!”

与时令花果鲜活养眼不同或者说对比强烈的,是那些金石古物,带有一种岁月沧桑感。其中,石头(奇石)往往被视为“寿”的象征。亦古亦今的奇石,在所有器物、玩好中可谓鹤立鸡群。因为其古老性(与天地同寿),所以便成为长寿的象征(俗称“寿石”)。传统吉祥纹饰图案中有关长寿的对应物件并不少,如松、鹤、龟、桃、绶带鸟、猫和蝶(耄耋)等等。从某种程度上说,奇石既是长寿的一种表意符号,也是从属于传统吉祥文化范畴的宝物。过去有许多与祝寿相关的图案纹饰,都有奇石的身影。比如群仙祝寿,通常是水仙花与奇石(太湖石)的组合。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清代绣荷包“群仙祝寿”

博古题材之流行,瓷器是一种重要的媒介。明末清初,因为政治动荡,战乱不断,官窑制作几乎陷于停顿状态,与此同时,民窑(青花)瓷器盛行堂名吉语款识。这些瓷器,有的出自原来制作官窑的工匠之手,所以制作精良,被视为下官窑一等。其中,出现有不少带有博古字样的吉语款,如应孔堂博古制、应德轩博古制、兆裕堂博古制、慎德堂博古制、永益鼎玉博古等。特别是,这段时期瓷器的吉言赞颂款识之中,与奇石有关的非常之多,而且几乎主要集中于康熙一朝,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玉石雅玩、玉石佳珍、美玉宝石之珍、玉堂宝石奇珍、奇石宝鼎之珍、奇石美玉之珍、奇石席上之珍、奇石鼎玉雅制等名目。其中,频频出现的“奇石宝鼎之珍”吉言款识,首次将奇石与古代青铜彝器相提并论,显示出其身价的不凡。“奇石”一词在古代瓷器乃至工艺品中首次高频率地反复出现,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奇石已经在主流社会得到了广泛的传播,玩石之风盛行。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清康熙青花瓷碗“奇石宝鼎之珍”吉言款识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陈洪绶《西园雅集图》局部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明·陈洪绶《餐芝图》

关于博古与岁朝清供图,印象之中明代画家陈洪绶笔下着墨尤多。陈洪绶绘有《博古叶子》(叶子是一种酒筹、酒令相类的东西),它以历史人物故事为内容,一叶一事,共四十八幅,是版画史上极为重要的图像。陈洪绶对于博古清供类的物品似乎情有独钟,在许多画作中均有描绘,有的为主体,更多的是配角。这其中,奇石形象尤为多见。有的是湖石形象,也有的是灵璧、英石类的供石,但基本为稳底的砚山类,唯一有底座的是其绝笔画《西园雅集图》(作于清顺治九年,系未竟之作,后由清代画家华喦补璧,现藏故宫博物院)中,天然石案上有一方类似灵璧石的山子供置于木座之上。这也是明代奇石木座极为重要的实证。记得有一次,在常州博物馆看到过海派画家谢稚柳(常州籍)捐赠的《仿老莲居士笔手卷》,系画家在30年代末临摹《西园雅集图》之作,其中的那方(灵璧)石山子被描绘的格外醒目,印象深刻。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谢稚柳《仿老莲居士笔手卷》局部

与瓷器花瓶、青铜彝器(有时候取代了花瓶的功能,具有独特的实用功能。如明代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指出:“花瓶以古铜入土年久,受土气深,以之养花,花色鲜明,不特古色可玩而已。”)等的高调亮相相比,奇石的身影在岁朝清供图中可谓若隐若现。奇石形象一般多是传统瘦漏透皱类(太湖石)的抽象造型,没有特定的主题。有时候奇石形象是用岩石或是山峰取代的,也是带有寿比南山之意。除了传统山子类造型外,偶而也会见到砚山(笔山)造型的奇石,其并非完全装饰、象征意味,往往兼有实用的功能(笔架),属于文房之玩好。

奇石在博古图中供置的形式有两种:一种是带有木座的,一种是带有石盆的。尤其是后者较为多见。在清代开始,博古图有时还能见到盆碗以供的雨花石、插屏以供的云石等多种形式。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清·郎世宁设色纸本《平安春信图》

俞莹:岁朝清供奇石伴
清·郎世宁《平安春信图》局部

故宫收藏有清·郎世宁设色纸本《平安春信图》立轴,描绘了雍正帝和皇四子弘历(即日后的乾隆帝)品竹赏梅的情景(其实应该是年轻和中年时候的乾隆两个形象的合璧),其实就是一幅岁朝清供图,老者手持梅花一枝,少者手持竹枝一杆。竹子寓意为竹报平安,梅花则是预报春信。画上钤印乾隆御用印章四方:古稀天子,八徵耄念之宝,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太上皇帝之宝。这是幅清代宫廷的纪实绘画,其人物和现场置景应该都是写实有据的。画面右下方的石桌上的摆设即为岁朝清供:一根(竹木)如意,一件青铜彝器,一册古籍,还有一盆石供——右前方的一架盆架上面,是一个盆碗,里面分明供置着五色斑斓的雨花石。这应该是雨花石首次出现在古代画作上(最早见诸图绘的,是明代万历年间林有麟的《素园石谱》),也是清宫中收藏雨花石的物证。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石界

作者:俞莹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nshime.com/131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欢迎商务合作、投稿咨询。

联系请发邮件:admin@wanshime.com

手机(同微信):1861276369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