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SUMMER

赏石行业综合服务平台

赏石艺术包装/宣传/展览/拍卖/交易/私洽/金融

开始冒泡的老薛
上海石协第三任会长薛云生

 

前注:故事及内幕曲折偏长,文字及图片精彩偏多,感谢您的赏阅!

 

一、花絮与轶闻


老薛的老,不是年纪大而是资历深。是日,一本正经地约我与小卢兄喝茶,他过去一贯地上身普衫、下身永远的牛仔,这天却滿面红光身着“爱马仕”夏裝、腕着“百达翡丽”手表。我不知道他,今天怎么摇变成了大佬,其实他本来就该如此,看来过去不过是装样而已。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桌侧,小卢认真地用“龟文堂”煮着“老班章”,我知道这个阵式谈事有点大。我谦逊地问今天什么事,如此仪式感,我没忘记困难时他们都帮过我。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十六年前(2005年),儿子结婚,我厚着脸向老薛借用他的爱座为婚车,那年代很少有人拥有100多万元的大奔,他嘱我可早点拿去用,事毕,我捧些烟糖之类,老薛不屑,实际他看中我颈上那方,鸡油黄和田缠絲平安扣,他拿去与玉城同类斗玉,常胜而归,甚爱有加。但最后还是被一帮叫他师父的徒弟在浴室里按住,从脖子上撸走,这种徒弟也算闻所未闻,原来浴场里的赤膊才叫赤膊兄弟。


此类事发生过几次,老薛现在去桑拿脖上再不敢挂有东西,我幸灾乐祸了好长时间。但从此我的脖上也再无挂件,我已无好玉可挂。


老薛绝对是个爱古之人,他的掌眼法师一是梁志伟、二是俞莹,经常一起同出觅宝,一次到寒舍,我以为是领导关心会员,实际请俞莹鉴定我挂在墙上的两幅书法,一幅周慧珺的书法小长卷,一幅是画家韩敏洒金纸上的板桥体,俞莹点头确认。于是,他一脸认真地说,家已装修要补补壁,还牵走了陈书英的核舟雕。我缺钱度日,又想他刚装修墙怎么就破了,老薛大度地付了款,现在想起来 ,肯定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


后来所知,他的大奔豪车送了朋友,原来一日陪老娘住院凌晨回家,過两歹徒认定豪车者一定有钱,举着刀棍拦车,这老薛紧闭车门,右手脚垫下抽出一把铜剑、左手佯装手机报警,吓退歹徒。


歹徒也真是找错了人,老薛从不管钱,全由善金融懂基金的内子掌控,他一拉卡太太手机就响了。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从此,老薛更深地认识了低调的重要,送走了大奔换了帕萨特。他至今至少穿了二十多年的牛仔裤,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条,原来是95年去广州出差,穿着短裤露着雪白大腿,广州人多穿牛仔,无人露腿招遥过市。他赶紧买了一大捆牛仔裤回来,从此这成了他的幸运裤。


说到此还没介绍老薛的全称大名,姓薛名云生,上海市观赏石协会第三任会长,悄悄地痴心着观赏石中的小品、是个很多人不认识,很少人记住他的藏石家。


说到此才想起,一旁那位正专心煮着“老班章的”小卢兄,是我摄影和器材的老师,几十年搜罗美石,不出售不声张,生计不愁、年轻还未到减仓的时候,他的底座只认准名家《秦石轩》。小卢的强项是全国石展随便去,卖石的不认识他,不会因大佬面相而上浮价格,也不参加石展,常有使我流口水的捡漏,不声不响地与老薛做着朋友,如能写他一篇肯定也很有读点。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我又突然想起,老薛又不是Z纪委,为何请我喝茶,有何指敎,叙来方知,老薛正式彻底赋闲,正在把两仓库的收藏减肥,过往的岁月心血来潮,张三李四、眉头胡子全要,有次对我说要从国外要拉一船绿松石回来,正在落实仓库。


现在彻底赋闲后冷静了下来了,反复地问自己,究竟喜欢的是什么?呼喊了三遍竟然都是:“石头、石头、石头”。估计当年追求其太太时也不过如此了。现在认识到:盲目的痴迷,其实就是无知,无理的执着其实就是顽固,无奈的堆积其实就是认命,莫明的耿直其实就是浅薄。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于是,千把方印章石、这个冻那冻,几仟张这邮票那小型张,几佰张这书法那名画,几佰箱这个酒那个酒,百把件马家窑这个陶那个罐,还有杂件这一堆那一箱,还有瓷器这个盘那个瓶的,老杜说东西是真的,品相年份也不错、品级差了点。

 

我鉴定下来他属于:收藏想少一点,但欲望不允许;东西想少买点但钱不允许;藏品想精湛一点,但机会不允许。


老薛觅宝常有重大遗憾,其中一项与小卢兄有关,1999年我与小卢在广东路文物商店,展品更新之日,发现一座乾隆霁蓝釉老者读书座雕像,小卢拿下,那时文物商店的发票还须写上身份证编号。


不久老薛闻讯此事,三番五次约小卢看看,小卢知道我的历史教训、也深知老薛瓷器爱的真痴假疯,两人打了多年太极,小卢东西还在。


老薛隆重地告诉我,他的仓库减肥运动开始了,决定留下精品、以少胜多,集中力量打歼灭战,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告诉我这是毛主席的敎导,毛选学的可以啊。于是,大刀阔斧地卖出如买进一样利索,把该出送的出送,回拢不少资金。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老薛(右)与作者
俞莹摄于邓思德藏石园


老薛郑重决定,把所爱之石重新精配底座,他认定上海《秦石轩》的精湛技艺和设计风格可担起此重任。

 

话说,这天喝下小卢兄的“老班章”,尝到了从未体验的滋味,直觉回甘快、喉韵深、口感强而协调,我是经常矿泉水地伺候,后果大汗淋漓,凌晨二点无睡意,开始了这些文字。

 

二、宝贝与故事


真假之争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十四年前,薛会长三年届满,徐文强接班,薛总请文强做个底座,亮出双猴对石,石蹦两爿、一对金猴各占一方,跷尾瞪眼、活灵活现、有人说是真假猴王之争,我说两爿全是真猴、只是立照不同而已,从此石界再无真假猴王之争。


虽然老薛对徐总插屏式之座十分满意,但他还想再换个精湛底座,做一番另辟蹊径的欣赏。他认定在上海只有“秦石轩”。


最近有人通过我私下“关心”此对猴石,我只能无可奉告。

 

生命之旅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老薛认为,《唐》.王建的“育雏”之诗十二个字最能诠释他的雏鸡出壳:“雉咿喔,雏出壳。毛斑斑,觜啄啄”。



我认为:蛋从外而破是死亡、从里而出是生命,生命的历程从来就是从里面开始,破壳而出,站在壳上眺望前程,想的是何时飞翔。


纵览疆域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雄狮卧崖巡视领地,不吼而威,石质竖硬油润与环境反差适宜、站位构图严谨,严然的天雕之物。当年柳州一位著名的,穿着印有“小品大王”休恤的,可爱的大叔,在家中拿出此石、不容置疑地说了个价,笑着傲慢地看着老薛。老薛谦虚地笑着付了款,到底谁笑到了最后?


熟鸭之虑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烧熟的鸭子飞了,阿Q也不会有这种担心,但这九龙璧的鸭子却有人担心,并反复地向人念叨:“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河里有鸭子会到岸上来,我不知道石头也会变成鸭子……”。为了这只鸭子,有人会唠唠叨叨,变成祥林嫂吗?石鸭还是熟鸭,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千里之行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这只戈壁老皮之靴,应该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和小卢兄去浦东的一所中学内,听说内蒙的老查带来了许多戈壁石,在玻璃橱内,这就是一只皮靴、这皮质与做工一流,色泽与质感统一、针脚均匀细腻,小卢说应该是“路易.威登LV”制造的。老查连价也不肯说,我们自己说个价也不行,横竖不卖。


没多久消息传来被薛云生同志拿下,我们伤心了许久。又传老查因病住院 老薛提着水果补品赴院以示关怀。


有好石者注意了,如果,老薛提酒带茶地来访你,你应想想后果是什么。小卢认为:把酒茶收下石头不给他。

 

金刚鹦鹉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这是他著名的金刚鹦鹉,大小适中、色泽逼真、立枝待飞,那年春节初五在迎财神的鞭炮声里,拿到此石,这可是个好兆头,他得意的无以言状。从此走上了爱鸟之路,接而连三地找到好鸟,暗下决心要做“鸟王”。我妒忌的很,那些年很希望他的鸟患上禽流感,结果都活的好好的。


示爱的孔雀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又一个十几年前,老薛、俞莹等人,驱车山东淄博参观石展,归前去看文石馆内的展品,在一枚淄博纹石开屏的孔雀前,老薛迈不开了步,如此细纹、典型的开屏之态稀罕问工作人员,回答展品不卖、干脆而坚决。此刻谁的失望表情,都不及老薛的丰富。车已驰出淄博十几公里,车内无声,老薛一脸遗憾,突然问俞莹:你不是认识馆长吗?打个电话再问一下,一问可以卖且有价格。车马上掉头,老薛笑了。


纳福迎祥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此福袋,形制饱满而规范,张口束腰、内含金色,满肚祥福,据查:《三国志.魏志.明帝纪》:“当营卫帝室,蠲邪纳福” 之辞,便指的就是这个福袋,蠲字则免除之意。《史记.李斯列传》:“臣请有文学《诗》、《书》百家语者,蠲除去之”,也可见此意。老薛给了我上述的解释,我孤陋寡闻了。


观沧海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曹操东行登上碣石山,观赏苍茫大海、海水宽阔浩荡,树木百草丛生,日月运行、银河灿烂如出其中……。这差不多就是曹操(公元207年)《观沧海》的大略意境。不过,曹操是东观,此石是西望,不知老薛如何自圆其说。


据说老薛得此石夜不能寐,专程赴河北昌黎县北的碣石山怀古,以释情怀。我不知老薛是否去错了地方,因学术界对《观沧海》的地点有三种争议,如有真相爱好者,可去问石界历史学者俞莹先生。


三、作派与风格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老薛任三年会长其间,不事声张露面,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喜迎来送往、极少站台,喜欢悄悄地去石展、悄悄地住下、悄悄地看与买,看中了让朋友去谈价。他怕吃喝麻烦了别人也耽误了自己,又怕错过机会又辜负了自己,所以总是喜欢悄悄地出行。石界很少有人知晓他,最大的问题是,他常惦记着别人的石头。不过最近老薛开始冒泡,在上海龙华寺“百石千秋”石展上,邓思德的沙漠漆“法螺”亮相时刻,老薛破天荒地站台亮相。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他虽有着许多较大而得意的石头、但更爱可携带的中小精品。


他是可爱的、具备很难被说服的、微笑着坚持自己观点的、仔细的有点“顽固”的作风,让他心服口服要有点水平的,我不敢与他讨论问题。

 

晚上电话中他观点与我有异,探讨到半夜11点50分,我说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了。结果,他12点10分再打来说:老兄,现在己经是明天了……,这种情况下就让他有理吧,真心祝愿他早日配制好更多如意的底座。


注:除署名外图片由倪国强、石童、陈剑冲、陆建新、张阳丹璐、赵德奇联合提供。


赵德奇 · 上海

2021年8月25日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虹梅路3999号
(近地铁10号线龙溪路站2号口)

咨询电话:159 0169 9489


汇石融通拥有数名国内知名策展人,专业承揽各种观赏石展览业务。汇客厅作为专业艺术空间可以为藏家个人专场展览以及各种专业主题展览提供策展、场地、图录和媒体宣传的一站式服务。欢迎广大藏家、协会前来合作。


·END·


本文作者,《汇石融通》特约作者——赵德奇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赵德奇


律师、工程师、经济师、

摄影家、旅行爱好者、赏石玩家。


阅过几本自爱的闲书,总装检验过火箭发动机,参与筹建顾问过几家上市公司,从事过法务、投资、审计、监事等职业,卖过几张摄影作品,闲逛过南极在内的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藏有几方自以为是的玩石,写过几篇可有可无的闲文。认真地做了不少小事,但无一属于精湛可述,现正休闲地走在大彻大悟的途中。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更多精彩:


赵德奇:文人也可以赤膊上阵

赵德奇:扇与石之小考

赵德奇:石非石,一次高辨识度的赏石展示

赵德奇:赏石文章的思辨之美

赵德奇:杜海鸥传奇

赵德奇:观赏石艺术品质押问题浅述|解读汇石融通质押金融服务

尼泊尔人文摄影作品——趙德奇

七界七镜——赵德奇

赵德奇:石界小小说《自尊》(全文)

赵德奇:小议赏石界的面子问题

赵德奇:小品组合发展的三个阶段

致新年:远离观赏石痴迷综合症

赵德奇:艺术品评估的当下状况|观赏石艺术品价值评估初探(一)

赵德奇:观赏石价值评估的难度所在|初探(二)

赵德奇:如何建立观赏石价值评估方法的设想|初探(三)

赵德奇:评估报告及评估目的的重要性|初探(四)

赵德奇:观赏石产业化和金融化初探(一)

赵德奇:观赏石产业化和金融化初探(二)

赵德奇:观赏石产业化和金融化初探(三)

赵德奇:从雷敬敷的话说起,观赏石价值不能简单套用商品理论


投稿转载、商务合作、咨询

客服电话:15901699489

邮箱:hsrt_hjcsrttx@163.com


汇石融通

中国观赏石金融服务平台

  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汇聚融通公众号    汇石艺术空间

长按,识别,加关注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赵德奇:开始冒泡的老薛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173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8月30日 上午9:30
下一篇 2021年9月1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