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与赏石


奇石是大自然的产物,要研究儒家思想与奇石的关系,首先要弄清儒家的自然观。

儒家思想与赏石

繁华似锦 | 黄蜡石


儒家在重视人的社会属性时也强调人的自然属性,关注人与自然极为复杂而又微妙的关系,并把人与自然的关系纳入“人学”系统,提出了“天人合一”的审美思想。孔子在建构儒家仁学体系的过程中,对这一点认识特别深刻。他先把人与动植物区别开来,再把人的本质(社会属性)与人的欲求(自然属性)作了区别,提出由善及美、尽善尽美的思想。把高扬个体的社会性情感——仁,看作是艺术的本质。这样,自然景观就被包裹在社会情感之中而成为统一的审美观照。孟子发展了孔子这一思想,又提出“善养吾浩然之气”,妙合无垠,是把自然纳人人心看感情之色,把人投入自然还人之天性;是把艺术中的山光水色和情感性格合成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境界。这种观点恰巧符合我们观赏奇石艺术的基本规律。

儒家思想与赏石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 乌江石 


孔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孟子分析了它的内在原因和意义:“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观水有术,必观其澜;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孟子提出的“观水有术,必观其澜”的审美思想,对我们把握奇石审美规律有重要意义。

儒家思想与赏石

淄博文石


儒家思想与赏石

磐云岫 | 灵璧石


“自然”在儒家看来。并不是指茫茫无垠的解,来谋划一种和谐、自由、舒畅的社会发展前景,使得社会领域的人际关系能够像天地万物那样调适畅达,各得其所,从而“自然”这个范畴也就成为人们自觉地创造历史的一种精神力量。“自然”因主体精神的渗透而激活,主体精神因“自然”而细腻、丰富、深邃,在“自然”景物上发现潜伏的生命活力,体验出细微的情感。因此人们才能“尊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陆机《文赋》),才有艺术创作的冲动和情感。这种天人共振互变现象,正是我们观赏奇石艺术的自然流露。有时我们在观赏奇石时,不仅进入奇石所展现的画景,而且还超越奇石的画景升华为一种崇高而辽阔的精神境的联系。

儒家思想与赏石

生命的力量 | 南田石


儒家思想与赏石

静思 | 大湾石


“想象”是儒家艺术思维的突出特点。陆机在《文赋》中说:“观古今于须臾,托四海于一瞬。”他把时间和空间的放大与浓缩,把宏观与微观集为一体。刘锶又发展了陆机的艺术思维,在《文心雕龙·神思》篇论:“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这种超越时空限制而自由显现的艺术思维,一是来自客观事物为想象提供了可资思维的材料;二是主观思维能力的强弱大小也制约着艺术思维是否生动深刻。这在奇石命题中的例子是很多的。刘概又说:“思理为妙,神与物游。神居胸邳,而志气统其关键;物沿耳目,而辞令管其枢机。枢机方通,财物无隐貌;关键将塞,则神有遁心。”他认为艺术想象与人的“志气”密不可分。这“志气就就是孔孟说得儒家治国平天下的志向、理想,是人格内在的“浩然之气”。要表达这种“志气”,在进入思维时就要凝神遐想,浮想联翩,先发后收,先开后合而成。

儒家思想与赏石

连升三级 | 大化石


儒家思想与赏石

双峰凝秀 | 盘江石


“情感”是儒家艺术创作的生命。因为创作的过程就是感知的情感化、表象的情感化、思维的情感化、意志的情感化,在创作环节中,情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情感的生成、转化和升华在艺术思维过程中有三个阶段:一是对外物一般情感的发生;二是把这种情感升华为个体所追求的人格理想;三是对个体人格理想的追求与社会关系的体验。我们面对一块奇石,在发现、鉴赏它的内涵时,如果没有情感的注入,这块奇石就不会成为艺术品,更不会有生命。

儒家思想与赏石

天地玄黄 | 大湾石


儒家思想与赏石

火焰山 | 马达加斯加玛瑙


The end



| 往 期 推 荐 |

儒家思想与赏石

儒家思想与赏石

儒家思想与赏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一石尚):儒家思想与赏石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037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8日 上午9:00
下一篇 2021年10月10日 上午11: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