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鸣树石屏


鸦鸣树石屏


苏东坡的老师欧阳修一生喜爱山水和奇石,写了许多赞美山石的诗赋。在他64岁时,因对朝政不满,上表皇上要求告老还乡。皇上不允。但他已无心做官,为自己取了个“六一居士”的别号(即自有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棋一局,酒一壶及归田庐老翁一个)。第二年他又数次上表致仕,终于获准,退居颖州(今安徽阜阳县)。一日,他在学士吴冲卿家里看到一块天生“鸦鸣树”石屏,恰似古木参天,群鸦飞鸣,雅气无穷。欧阳修一时兴起,对屏吟道:

 

晨光入林众鸟惊,蝠膊群飞鸦乱鸣。

穿林四散投空去,黄口巢中饥待哺。

雌者下啄雄高盘,雌雄相呼飞復还。

空林无人鸟声乐,古木参天枝屈蟠。

下有怪石横树间,烟埋草没苔藓斑。

借问此景谁图写,乃是吴家石屏者……

 

鸦鸣树石屏


吴冲卿连忙命人记录下来,贴在石屏旁边经常吟咏。时隔不久,36岁的苏轼因为反对新法,上书评论朝政得失而被贬为杭州通判。苏轼投考进士时曾受到当时以发掘后进、奖掖后进为已任的士林名流欧阳修的赏识和赞扬,总是念念不忘这位恩师。在他赴杭途中,得知欧阳修稳居颖州,特地去看望他老人家,欧阳修见到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才子非常高兴,陪他游览了颖州名胜,又陪他去吴冲卿府上观赏“鸦鸣树”石屏。苏轼见到石头格外高兴。他看看石屏上的天然画,又看看欧阳修的古体诗,好象走进画中,忘了离去。欧阳修见他这么喜爱石屏,便请他再题一首诗为石屏增辉。苏轼也不推却,略思片刻,题了一首《欧阳少师令赋所蓄石屏》,表达了他被贬谪的感慨,抒发了他那激荡不平的胸中之气:

 

何人遗公石屏风,

上有水墨希微踪。

不画长林与巨植,

独画峨眉山西雪岭上万岁不老之孤松。

崖崩涧绝可望不可到,

孤烟落日相溟濛。

含风偃蹇得真态,

刻画始信天有工。

我恐毕宏、韦偃死葬䝞山下,

骨可朽烂心难穷。

神机巧思无所发,

化为烟霏论石中。

古来画师非俗士,

摹写物象略与诗人同。

愿公作诗慰不遇,

无使二子含愤泣幽宫。

 

鸦鸣树石屏


此诗的大意是:何人送的石屏风,石纹如暗淡的水墨画。在孤烟落日溟濛的峨眉山上独生一株万岁不老松。它那高昂屈曲的姿态就像唐代画家毕宏、韦偃的作品。可是毕宏、韦偃却不受重用。他们死后骨朽心难穷,其神机巧思化成了这种石画。所以愿公作诗安慰他们,不要使他们含愤九泉。

 

鸦鸣树石屏


欧阳修看完这首题诗,与苏轼产生共鸣,非常激动,紧紧握住他的手说:“好诗!好诗!不过我老了,这个重任就要你们来承担了。”


鸦鸣树石屏


The end



| 往 期 推 荐 |

鸦鸣树石屏


鸦鸣树石屏

鸦鸣树石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一石尚):鸦鸣树石屏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0307.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16日 上午10:00
下一篇 2021年10月17日 上午11: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