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为什么“可人”


中国古代石文化的先驱、先哲曾把大自然塑造的天然奇石给予“万物之灵”的人类的感受简明扼要地归结为一句话:“石不能言最可人。”石能在“万物之灵”的人类意识中、在人类有识之士的心灵里,获此“最可人”的殊荣并非偶然。从古今中外爱石者(尤其是宏儒、硕彦、诗人、画家、学者中的爱石者)的感受来看,结合我个人的体会,我认为石之“最可人”者,概括起来乃“可”于以下几方面:
 
石能融生、融时、融道、融史于乾坤信宇;
石能融灵、融艺、融巧、融奇于鬼斧神工;
石能融智、融神、融性、融情于造化天缘;
石能融理、融义、融才、融信于山河灵脉;
 
石中有万古苍寰、石中有千秋云月、石中有六合乾坤、石中有碧落千畴。
 

石头,为什么“可人”

中国风 | 大湾石组合


自然史的进退浮沉,造化史的炎凉顺逆,远古、太古、幽古、玄古的晦显昌泯,举凡善于品石、挚于爱石、诚于友石、敏于鉴石、机于赏石、博于认石、智于释石者,均可从中索其滥觞、醒其玄黄、理其端绪、透其幽溟,均可从中衡其律动、观其太和、畅其灵序、昭其宏灵,并由此效验人石之契、人石之缘、人石之应、人石之情。无论是米元章拜石之怀,徐霞客恋石之嗜、苏东坡友石之情、黄庭坚赏石之乐、白居易尚石之心都可以由此明其律递、了其宏旨、醒其天机、解其灵诠。
 
石头,为什么“可人”
大化石

磊磊贞元、绚绚化境,或五质冰肌、或浑朴古雅、或玲珑剔透,或神韵恢弘。晶莹处,灵光溢馨;浑涵处,孕玉怀金;开怀处,循才赋性;醒人处,净化天元。它大,可经纬乾坤;它小,可贞元自重。至若开蒙启奥、反璞归真、激浊扬清、荡气回肠者,更具有禅外通禅、道外通道的玄机妙理,和情外通情、理外通理的造化宏灵。其能助人以入世为出世,以出世为入世、或能入能出,能出能入者,尤能令人醉而尤醒、醒而尤醉,其化灵、化性、超凡、超弦、缘人、缘史、容道、容器、观宏、察微之全息效应,唯石为能,唯石可验,唯石可效!
 
石头,为什么“可人”
横云出岫 | 灵璧石

故古人云:“石不能言最可人”,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并非逢场作戏、戏漫人生之言。石之“可人”并非“小可”乃属“大可”;并非“浅可”,乃属“深可”;并非“虚可”,乃属“真可”;并非“糊可”,乃属“智可”;并非“庸可”,乃属“最可”。“最”于其:厚、裕、贞、恒、泰;“最”于其:灵、逗、默、涵、奇;“最”于其:苍、圆、融、峻、睦;“最”于其:真、韧、恭、刚、健;“最”于其:风、骨、气、韵、采;“最”于其:豁、达、公、明、信。
 
石头,为什么“可人”
天窑 | 乌江石

“石不能言最可人”,在中国、在日本、在韩国的爱石者均认可。而在西方也深有同感者,其中如199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墨西哥著名国际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和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著名文学家加缪就是其中两个典型,帕斯的诗作《太阳石》《在石与花之间》《一只歌的种子》,加缪的文学著作《阿丽阿德娜的石头》都从石中焕发、醒觉、体认出极其深邃、机敏、睿智、通灵、达性的感受。在这里不妨摘录其中的几段作者的表述,以供爱石者、石文化学者自行体会和参证。
 
石头,为什么“可人”
寿星 | 九龙璧

加缪在他的《阿丽阿德娜的石头》中有这样的几段表述:“那是多么大的诱惑啊与石头同化,把自己溶入燃烧的、无感觉的、唾弃了纷扰的宇宙(的石头)。”
 
“必要时候,让我们接受石头吧!我们希冀透过石的脸孔,得到秘密和狂喜。”
 
“想想在沙漠中的沙奇亚尼吧…诸神都羡慕他的智慧和如石般的命运。”
 
“现在是中午,白昼在天秤上平衡着。旅人的祭典完成了,他享受着解放后的报偿:小小的石头,干燥光滑得像一朵水仙花。那是他在山崖上拾得的,对一个历经沧桑的人而言,这世界并不比这石头重。”
 
“这几块小石头,光滑得像朵水仙花,这是万物开始之时……这些沉重的岩石和光明之舟,摇动着它们的龙骨,仿佛要航向日光群岛。”
 
加缪的著作之所以享有国际声誉,正因为在他那穿透历史的深沉、睿智而机敏的开阔视野中,在他非凡的人类宇缘感受中,看到了人与石具有相似的、共同的宇缘时空、生态环境和命运。
 
石头,为什么“可人”
广西卷纹石、水仙花与汉甓砖、清青花瓷博古组合


而无独有偶的是,在国际著名诗人帕斯的《太阳石》中也写有如下诗句:
 
由于你(指石)的形体,世界才可以看见,
由于你的晶莹,世界才变得透亮,我沿着你的躯体像沿着世界行走,你的腹部是阳光明媚的广场;你的胸脯…血液在那里将平行的奥妙酝酿,
我曾做过不会作梦的石头的梦,
……
使我脱离了我,脱离了自己,
千年昏睡的石头的梦乡,
而他那明镜的幻术都重放光芒。
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
前进,后退,迂回,
总能到达要去的地方。
 
石头,为什么“可人”
戏珠 | 红线石

从以上两位西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表述中可以看出:人类从高维视野和高维领域对石的宇缘本质属性、宇缘基因及其内在的造化时空、信息的感受是很深刻的,不寻常的。这种感受,呈现在像加缪、帕斯或中国的徐霞客、曹雪芹、冯梦龙、米元章、苏东坡、黄庭坚、白居易、石涛、张大千等著名的爱石诗人、文人、画家、学者的精神世界中,都不是仅仅局限或满足于从石中吸取某种形象化的审美需要(尽管这种需要也是他们不愿忽略的部分,但也仅仅是一部分),如果从宏观、整体、更有机、更贴切地看,他们更关注的是石的宇缘时空的巨大延展性、可塑性、能动性以及石的沧桑史、宇缘史与人类命运的时空同构性、性理周容性。尤其引起他们极大关注的是:这种人与石在宇缘基因和宇缘时空中的性理周容性,时空同构性,并不是存在于什么泡沫式的想像或幻想中,而是存在于人的灵与肉和石的彻头彻尾、彻里彻外都本体化和宇缘化的形、神、质、纹、色的整合交融和象数演绎中。存在于已经物化了的、博寓精凝于石中的象数符号系统的非凡结构中,也就是存在于石的表里、阴阳、虚实、晦显、正负、清浊、开合、聚散、方圆曲直、玄旷巧拙、断续、潜焕……等多维,多极、多元的形质系统的开合律动和全息交融中。也正是这种人石交融的本体性,基因性、生态全息演性、性理周容性、价值互缘性,才使石文化成为可能,才使石文化成为大文化、宇缘文化、国际文化、生态文化(这方面详细论证,在拙作《石态(易)释学》和《九·三品石学》《宇缘文化学概论》中作了专门论述,在此从略)。
 
石头,为什么“可人”
来宾水冲石

无论是对古人或对今人来说,在石文化生活实践中、在探石、采石、选石、藏石过程中,品石都是一门从无字处读书的大学问。其中尤贵在能心品心读、悟品悟读。天然奇石的形、神、质、纹、色、风、骨、格、韵、采都与大自然的造化功能密切相关,是大自然造化功能的直接体现和物化裁体,它们不唯具有审美的价值和意义,尤具有无穷丰富的宇缘内涵。正因为这样,无论是中国的《石头记》(“红楼梦”)、《醉醒石》《五色石》(又名《补天石》),或是帕斯的《太阳石》加缪的《阿丽阿德娜的石头》其文化意识的焦点,都主要集中在石的宇缘属性和造化基因及其与人的灵与肉、人生命运的内在连系上。即使是中国神话故事“女娲补天”所补的“天”,也犹如“石头记”、“醉醒石”、“五色石”中所补的“天”那样,并非补那“有形的天”(天象),而是补那“无形的天”(天道、人心)。而对于现代人,“补天”的涵义又转化、升华为在现代信息文化的大背景下的启智陶情、开拓人的心理空间、苏醒人的造化情结、启迪人的宇缘心智,并活化、灵化、优化、纯化人的思维灵愫、净化人的心灵、陶冶人的情操和涵化人的审美素质,而所有这些正是我们今天在石文化生活实践中,面对天然奇石,从无字处读书的大学问。
 
石头,为什么“可人”
世外桃源 | 孔雀石

The end



| 往 期 推 荐 |

石头,为什么“可人”


石头,为什么“可人”

石头,为什么“可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一石尚):石头,为什么“可人”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80292.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17日 上午11:58
下一篇 2021年10月19日 上午9: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