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接上期: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三)

 


石文化属于宇缘生态文化,“宇缘”是相对于人缘和社缘而说的对应范畴。宇缘文化是广义地指从人与自然的悠久关系中形成产生的一种文化。宇缘生态文化兼具“大”与“一”的属性,它之“大”,是大于它具有文化时空的巨大广延性;它的“一”,是“一”在它内涵文化时空的周容性,广延而周容这就构成它“大一”的文化功能和特点。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巍丽山岳| 灵璧石

生态宇缘文化所研究的主体课题是人与自然、人与宇宙、人与乾坤造化的宇缘关系,或叫“人天合一”关系、人天对话关系、或“天、地、人”共济共融关系。这种关系在人的宇缘行为,或宇缘实践中的反映和表现就是“师造化”、“道法自然”。而“造化”与“道”、人与自然,在道家的“道大、天大、地大、人也大”的四大宇缘观中,老子把四者的协和性、互补性、共济性、周容为一,而四大正是这四者周容的质和宏观范畴和概括。但归根结底,这四大都是周容于大自然的天然地脉和人的宇缘悟性之中。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饱满的分割 | 来宾石

在这里,“一”并不是量的函数,而是人与大自然在“三周容”中的大象、大效和大用。其二:字缘作为一个文化范畴并不是一个封闭的、静态范畴,它是一个动态的开放系统,是一个整合律动的超循环自组织体系和宏观的耗散结构(开放系统远离平衡态的有序结构)范畴。这个范畴,在中国古代的自然哲学的奠基人老子的道理论中,是属于的范畴,不是属于的范畴。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秋原 | 彩陶石


老子云:“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如果只能感其“器”,而不能悟其“道”,就不能从石的三维时空进入石的九维时空。因此,认“器”和认“道”,这是石文化两个不同维度和层次,有高低质层的区别。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慈悲为怀 | 大化石

如何认识这两个层次是宇缘文化理论乃至所有文化理论研究均无法回避的一个课题。我在1994年发表的《关于赏石文化意识以及赏石文化研究课题遵选和研究方法之我见》一文中,提到的四条有关石文化学术研究的治学意见(即;第一:确立自己基本的自然哲学观和宇宙观。第二:宏微兼审、道器参融。第三:一以治万,万以治一,第四:由浅入深,由低到高)中的第二条“宏微兼审、道器参融”是这四条意见的核心(第一条讲自然哲学是基础,第三条“一以治万,万以治一”是讲治学的整体效应。第四条:是讲治学和认识的发展规律及过程)。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向往 | 摩尔石

对宇缘文化、石文化中的“一以治万,万以治一”,时空周容、象数周容及其全息性的理解,释学把它诠释为“观自在”的自然“般若”性、“圆觉”性(见《圆觉经》,唐集贤殿大学士装休对《圆觉经》的疏序云:凡有知者必同体,所谓真净明妙,虚彻灵通、卓然而独存者也)、“十玄无碍”的周容性(见《华严金狮子章》)、“冥熏密益,藉遇顶戴”的“三身”法诠(见(妙法莲华经),《妙法莲华经》云:“见闻触知,皆近菩提,能诠报身,所全法身,色象文字,皆是应身,是故自在,冥熏密盖,藉遇顶戴”),而道有则把这个宇缘中的“大一”属性诠释为“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天地之间,其尤橐龠乎”、“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摩尔石

此乃道家所谓“摄自然之表真,抢冲漠之不邪着”。到了清代的石涛,则把它诠释为能“居之以旷,旋之以转”、“无息于内,无间于外”、“一以治万,万以治一”的“天下变通之大法”亦即“法无障,障无法,法障不参”的“无法而法之至法”。而在《易》学的象数和义理全息太极演绎的体系里,这个字缘的“大一”文化则被途释为:“神无方,易无体,唯变所适”“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天行健,君子在于自强不息;但在儒家的程朱理学里,这个“大一则被诠释为理一分殊理一,所谓合天地万物而言,只是一个理(朱熹语)。而在陆王心学那里这个大一却被诠释为: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字宙”“心之体甚大,若能尽我之心,便与天同(陆九渊语)。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双色远山 | 彩陶石


此外,宇缘的“大一”体系,道家又名之为“太一”。《七笈云签》云:“夫学道而无太一,犹视瞻之无两眼。存念而无太一,犹胸腹之失五脏,御神而无太一,犹起行之无四肢,立身而无太一,犹尸僵而无气矣。”(见《云笈七签》)这种反学道(道法自然之道)提到“太一”的层面来诠释的见解,与“大一”意识是一脉相连的。不同的只是“大一”侧重于“一”之“大”,而“太一”侧重“一”之“上”和“极”。在道学和易学语言中,凡“太”的词组,均有极“则”之义,如“太极”、“太玄”、“太清”等。“太清”也属“上清”、上清贵乎“太一”,故有“云水月华,太一来饮,神光高罗”之论。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文明 | 来宾石胆石

所以,道学中,“大一”、“太一”之义确乎如道家说的,“大哉郁仪,妙乎结磷。”(见《七笈云签》)总之,“大一”、“太一”体系在中国的文化大系中,其哲理、学理、易理、法理、道理、释理、气理的内涵是很丰富的。《云笈七签》云:“绛宫之中,惟觉有太一之身、形象服如兆体也。”(见《云笈七签》又云:“太一与我合形,还六合宫(天地)”。道家讲“大一”、“太一”,儒家《中庸》讲“危微精一”,程朱理学则讲“理一分殊”,而张戴的气体论,却讲“气一”,何优何允?学者皆可研究,择善而从,择优而纳,择正而承。如能躬察这个自然造化的“大一”宇缘世界,另有一番精神宇宙的境界景观。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彩陶石


The end



| 往 期 推 荐 |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一石尚):论石文化的宇缘性与本体性(二)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79436.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29日 上午9:32
下一篇 2021年12月31日 上午1: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