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雅典娜​

奇怪的雅典娜​

2021015

坚定的

1898 年,36 岁的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Gustav Klimt )完成了一幅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作。

画中的人物是帕拉斯·雅典娜( Athena ),象征着智慧与秩序。这位希腊神话中的女神,与以往出现在绘画或雕塑中的所有形象都不同,她并不具备常规意义上的美好容貌,甚至有一丝雌雄同体的意味,让人惊讶。

奇怪的雅典娜​

帕拉斯·雅典娜 克里姆特 1898 年

但通过还原神话传说,会发现克里姆特塑造的雅典娜并不为过:

作为宙斯( Zeus )和初代智慧女神墨提斯( Metis )之女,雅典娜的出场十分戏剧。降生之前,父亲宙斯从盖亚( Gaia )那里得知一条神谕——无论智慧还是力量,他与墨提斯的第一个孩子都将匹敌其本人。刚刚上位的宙斯,有些焦虑。为避免预言成真,他将有孕在身的妻子整个吞进了腹中。

那无济于事。

宙斯头痛欲裂,只得去求火神劈开自己的脑袋,就在那一瞬间,一位体态婀娜的美丽女神从宙斯开裂的头颅中跳了出来。意外的是,初到世间的雅典娜竟手持长矛和盾牌,呼喊着战斗口号…回到画中观看,身披铠甲的雅典娜恰出自于此。

实际上,相比金盔或橄榄枝,长矛更能代表人物身份,现代人的扑克牌里,仅有一位手持武器的 Queen,便是雅典娜。而克里姆特画中的长矛,除去象征意义外,将雅典娜柔弱的上臂引出,以增加一份女性气息,是最重要的。

奇怪的雅典娜​

柔弱的胳膊

铠甲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面金色脸谱。

她是神话中唯一一个死去的女妖,名叫美杜莎( Medusa )。传说中,她的头上长满了毒蛇,凡看见其眼睛的人皆会被石化。女妖最终被珀尔修斯( Perseus )斩杀。头颅献给雅典娜后,雅典娜将其镶嵌在了神盾中,也就是画中的模样。

奇怪的雅典娜​

美杜莎

不过,美杜莎的形象并非一直如此。

卡拉瓦乔( Michelangelo Caravaggio )生活的年代,勇敢和殉教行为被鼓励,所以当时出现了许多相对“血腥”的绘画。他画出的美杜莎,是被斩杀时的瞬间,血流如注,颇有今天暴力美学的味道,不知昆汀( Quentin Tarantino )等 Cult 片导演们是否有从这个时期的画作汲取灵感。

奇怪的雅典娜​

美杜莎 卡拉瓦乔 1598 年

克里姆特画中的美杜莎形象,更为久远,来自古风时期的古希腊艺术——她们皆是头长毒蛇,吐舌露齿,面目狰狞,这种造型的第一目的是驱邪,绘在盾牌上,则可以威吓敌人。

回到《帕拉斯·雅典娜》。

左侧立于雅典娜手上的是胜利女神尼克( Nike )——体育品牌耐克的名字由来——她的经典形象是长着一对翅膀,身材健美,衣袂飘然,像从天上徜徉而下,丰满的躯体在薄衫下透露出力量和健康。

作为宙斯和雅典娜的从神的时候,她没有翅膀,后来独立成为胜利女神后,才增添了双翅。依此看,此时的尼克仍是前者。

奇怪的雅典娜​

尼克

有关尼克最著名的作品,应是藏于法国卢浮宫的《胜利女神像》。

这尊雕像于 1863 年发现于爱琴海北部的萨莫色雷斯岛,所以又叫《萨莫色雷斯尼克像》。起初,它只是一堆碎块,经过多年修复才得以重新站立起来,遗憾的是,雕像至今仍然缺少头部和手臂,难以完全复原。

奇怪的雅典娜​

胜利女神 古希腊

再看画作背景,是典型的古希腊陶瓶画。缺少面部细节的女祭司,在此处的作用不是回溯具体历史真实,而是建立某种艺术上的链接,以强调其自身的合理和正统性。

奇怪的雅典娜​

瓶画背景

最后来看雅典娜的面部。

《神谱》中,她是第三位被提到的神祇,位于宙斯和天后赫拉( Hera )之后,海王波塞冬( Poseidon )、冥王哈迪斯( Hades )和光明之神阿波罗( Apollo )等一众大神之前,其地位不言而喻。

古籍中记载她是“明眸”的雅典娜,克里姆特的画中,她的眼神却如钢铁一般,灰亮而强硬。

奇怪的雅典娜​

雅典娜

雅典娜,为何如此奇怪?

克里姆特曾收到一份委托,为维也纳大学创作三件巨幅作品以装饰其大厅的天花板。交付时,名为《哲学》、《医学》与《法学》的三幅画因将传统的寓言与象征转化为“渲染性欲”的绘画语言,招致了大众排山倒海般的批判,克里姆特被贴上了色情艺术家的标签。

它们最终没有挂在维也纳大学里,这些“色情”画作窝在仓库中,一待就是半个世纪。

1897 年,《帕拉斯·雅典娜》诞生的前一年,以克里姆特为领导者的、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一批艺术家、建筑家和设计师组成了“分离派”,他们坚定的要与传统美学观决裂、与正统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

奇怪的雅典娜​

藏书票

之所以要画雅典娜,是因为她不仅是智慧女神,也是艺术女神。克里姆特将其塑造的坚定而有战斗力,正是“分离派”面向保守的一次宣言。

1899 年,克里姆特完成了作品《真相》,他击碎禁锢的企图,一目了然。

奇怪的雅典娜​

真相 克里姆特 1899 年

画里的雅典娜更为“奇怪”,她目视前方,手握真理之镜,镜子面向现代人,象征着呼吁反省,上面大字引用了席勒( Schiele )的话:如果你的艺术不能满足所有人,那么满足少数人吧。因为满足全部,便是坏的。

这段话,放在今天,或许仍有力道。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LCA):奇怪的雅典娜​

本文发布者:玩石迷,获取最新内容,请点此关注《玩石迷》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anshime.com/714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